46. 《我的入党经历》刘玉伟

排名 投票数
18 1243

我的入党经历 

         ——写在庆祝建党一百周年的日子里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党啊,亲爱的母亲,也早已成为我们这几代人的共同心声。因此,加入党组织,成为一名共产党员,是我一生都要追求的目标。

   我的老父亲也是一名铁路职工,他1957年参加工作,1960年就成了一名共产党员。就是受他的影响,我从小就希望长大后,也能像老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我19708月成为一名铁路职工后,就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完成党组织交给我的所有任务。我那时候还不是团员,因此要先加入团组织才能提出入党申请。我是1973年年初加入团组织的,我入团后不久就向领工区(就是工厂里的车间)党支部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我们领工区当时的党支部书记是陶恩禄,他后来还调到韩城工务段任党委书记。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刘,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就要经得起党组织对你的考验,这也许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连连点头说:“您放心,我知道,但不论时间长短,我的信仰和追求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那一天夜里失眠了。为了表达自己入党的决心,我从那以后几乎是每半年都会写一份入党申请书,每月都坚持向工区(就是车间的班组)党小组写一份思想和工作的书面汇报。

   我从小就喜欢写作,不论是下乡还是到铁路上后,一直都是笔耕不辍。19744月我的第一篇稿件在报上发表后,我就被单位送到西安铁路分局通讯员学习班学习了将近一年,后来又经常在工务段和领工区写作。我从1974年到1984年,连续十年被评为铁路分局和铁路局的优秀通讯员。

   领工区党支部在1976年以前就完成了我的外调材料,也多次把我列入新党员的发展名单之中。但是,每一次在工区群众评议时,他们总是说我经常不在工区,无法对我进行评议而没有通过。

    我19708月招工来到三原工务段后,就被分在了铜川南站的道岔工区,工区就在铜川的二马路上,走十几分钟就到了红旗街。当年铜川市政府、铜川矿务局、工人文化宫和许多大的商场也都在那里,那里是铜川老城区当时最繁华的地方。

   1976年年初,我主动要求调到了条件比较艰苦,又远离铜川市区的柏庙沟工区。那里不通客运列车,每次到市里都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那年七一前的一天,领工区党支部书记徐复根对我说,我入党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他原来是段政工组的组长,我1974年去分局学习就是他安排的。

    我那一天晚上又一次失眠了,激动的泪水也是夺眶而出。我想了很多也想了很远,我多年以来的执着和坚持总算是有了结果。但是,我还只是美梦一场,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的入党问题又一次被搁浅了。

    要是论工作,19774月我被选为领工区团支部副书记,19779月还出席了在西安召开的分局第二次青年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全工务段也只有我一个代表。我虽然说想不明白,但还是要接受这个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很残酷的事实。

    1978年年初,老徐调走后,新来的党支部书记郑发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让我到领工区帮忙写东西。但我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照样坚持写入党申请书,照样每个月都向工区的党小组写思想汇报。

    我的一举一动感动了老郑,他对别人说:“我认为刘这小伙子不错,诚实能干是块好料。”他后来不仅经常让我到领工区写东西,还多次让他爱人给我在铜川找女朋友。他还对我说:“刘,树挪一步死,人挪一步活。你愿不愿意换一个领工区?这样也许对你会好一点。”

    1980年年初,我就从铜川调到了阎良。阎良线路领工区的党支部书记吴永昌也喜欢写作,他除了鼓励我继续写作外,还让我重新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还让我第一次填写了《入党积极分子考察表》。俗话说好事多磨,几年过去了,我入党的事还是没有解决。

    1984年6月我被提干,调到了新丰镇到张桥铁路线上的相桥线路领工区任计工员(也就是车间的办事员)。这时,老吴已经担任工务段的党委副书记了,在他的关心下,我的入党问题也被领工区党支部列入议事日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老吴任党委副书记后,党委办公室里宣传干事的位子一直空着,他一直认为这份工作非我莫属。我19851月就被调到段机关,担任党委宣传干事一职。

    1984年1030日,在相桥线路领工区党员大会上,所有党员全部同意接收我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预备党员。那一天夜里我又一次失眠了,泪水一次次地夺眶而出,十多年了,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不改,我永远跟中国共产党走的决心没变。1030日,我终于加入了党组织。这一天不仅永远写进了我的履历表里,也永远地牢记在了我的心里!